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夫妻溝通術》想睡覺?先付出再說!

在一個美好的星期天下午,我正享受悠閒的午睡,忽然,老婆走進房門,說:「WTF!?你竟然在睡午覺!?」「我沒有在睡午覺啦,我只是突然覺得妳挑到這張床實在太有眼光了,所以就情不自禁的跟它相處了一下~」我自

在一個美好的星期天下午,我正享受悠閒的午睡,忽然,老婆走進房門,說:「WTF!?你竟然在睡午覺!?」   「我沒有在睡午覺啦,我只是突然覺得妳挑到這張床實在太有眼光了,所以就情不自禁的跟它相處了一下~」我自以為幽默的說。   她沒有笑,反而板著一張臉說:「我也超想睡的,你知道嗎!」   我拍拍床說:「來來來~哩來哩來~」   她回我:「先生,我們沒有時間睡好嗎…」(我們兩個字,她加了重音)然後用力地轉身走出房門,我的罪惡感指數瞬間飆高。   她說得對…大兒子的足球賽20分鐘後開打,送他去以後我們還要趕去園藝店買培養土。我們有三個小鬼要處理,要讓他們同時睡著5個小時,就像閉眼睛拍打停在臉上的蚊子:「有時候你拍的到,但只是有時候。」   當其中一個小壞蛋晚上10點會起來想要喝水,另一個會在12點起床說她夢到邪惡小丑要抓她,所以不敢睡。最可怕的是我的小女兒,半夜不睡覺突然大叫,而且不只一次,重點是她像老阿公一樣,一大早就起床,順便把我們叫醒。   大學的時候,要是我室友這樣,我會把他打一頓;而現在,我只能在泡一杯更濃的咖啡。   我一到五就是上整天班,而老婆是全職媽媽和半個碩士生,每天除了被三個小鬼整還要忙論文,重點是,兩個大的正值活潑好動的年紀,一個足球、一個籃球,周末兩天剛好被比賽、練習塞滿。看孩子這樣開心運動是很令人興奮沒錯,但也讓人累翻了。   以上種種,讓「睡眠」這件事情成為夫妻間緊張和忌妒的來源,同時,睡眠也變成一種籌碼。從幫忙打掃到一場激烈的炒飯,讓對方小睡片刻幾乎可以讓你換得所有你想要的東西,如果你問我老婆說現在她生日禮物最想要什麼,她會說:「睡覺。」(坦白說我也是…)   有時候我們真的很想放下一切然後大睡一場,但終究必須回歸現實。所謂的父母是一種高要求的任務,而孩子總是想要什麼、需要什麼、想知道什麼,他們的責任就是把事情搞砸然後學習,所以作父母的很難拋下一切就這樣安心睡去,更何況我們的孩子現在才一、兩歲,最大的已經可以照顧自己了沒錯,但讓他照顧其他兩個小的…這我真沒把握。   所以,當我們其中一個人能夠可以回房間安心地打盹,這代表另一個人要一邊面對這三個小惡魔、一邊洗碗盤還要一邊折衣服、洗衣服…等等等。這種時候,睡覺的那位,睡的心不安理不得;而醒著的那位心裡不斷XXX也不是辦法,因此,所謂「睡覺的交易」就此產生。   上個星期六上午,老婆跟我說她前一晚被最小的吵了整晚:「下午讓我睡兩個小時,晚上我們就來大戰一場。」不意外的,我 答 應 了。   在我們談妥晚上等孩子們都睡著再開戰後,我看著她走進房間的身影,完全不會感到不開心!我相信上一次我用買一雙新高跟鞋和掃廁所換取那兩小時的睡眠時,她也是一樣的。久而久之,除非有一方生病,不然沒有交易就沒有小睡片刻的時光。   所以今天下午,老婆抓到我偷偷睡覺的時候才會這麼不爽;坦白說,換作是我抓到她在偷睡,也是會不開心。可悲的是我們已經建立起這種「等價交換」的原則,要是有一方沒有付出就得到小睡的時光,那感覺就像是偷走對方寶貴的東西一樣。   我爬起床,走到廚房看到老婆正在擦洗好的盤子。   「Sorry啦~說吧!妳想要什麼?」我說。   「我想要什麼?」她推了一推眼鏡說:「你知道我想要什麼,我想要睡一下阿。」   「你也知道我平常白天都在上班」我說,「而且回家還要繼續照顧這這三個小壞蛋。」   「你在上班的時候我也是在照顧這三個小壞蛋阿!」她回我,「你還沒到家以前我一分鐘的休息時間都沒有耶!」   我整個語塞,她說得是對的。當父母真的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不是說我不愛我的孩子們,我愛他們,也喜歡跟他們一起,只是有的時候太多了點。父母這個職業是累死人又沒有回報的,除非我們請個褓母,不然我想是很難有同時躺在床上的時光。   「來吧寶貝,」我說:「我們來交易一下。」   最後我們達成協議,我先帶著三個孩子去足球賽讓她先睡一下;然後換她帶三個孩子去園藝店換我打個盹。我們都知道一個人帶著三個小鬼出門是一場硬仗,但是只要能換來片刻的睡眠,一切都值得。   「成交!」老婆握著我的手「這是一場好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