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從破羊水、產前病房、聞笑氣、產房、產後病房完整記錄分享(上)

這種刻骨銘心的生產經驗一定要來記錄一下,文很長,分兩篇。40w2,威爾斯親王醫院順產分享。其實從36週時,我的產假就開始了。剛開始放假的時候有些無聊,每天早上都要努力思考要吃什麼早餐?孕婦很想滿足自己

這種刻骨銘心的生產經驗一定要來記錄一下, 文很長,分兩篇。 40w2,威爾斯親王醫院順產分享。     其實從36週時,我的產假就開始了。 剛開始放假的時候有些無聊,每天早上都要努力思考要吃什麼早餐? 孕婦很想滿足自己的口慾,但是又不敢跑得太遠,而且到了後期雖沒什麼假性陣痛,但肚子真的是要撐爆了,我也很怕走太多路會提前生產。 雖然我那時已做好打算等到預產期後才生,但如果推遲太多也會讓我有些緊張,我還是想要先做好一些心理準備再來面對。而且我還有一隻大型老年犬要照顧。因為這個"家人"從我還没結婚的時候便與我相處在一起,後來我結婚後因為居住的地方不能飼養寵物,所以牠便和我妹妹居住於我們的舊住所。我每天風雨不改,下班後也會挺著肚子去"放狗"。 話説我從沙田的住所乘港鐵回到粉嶺的舊住所去"放狗"。剛好晚上七時正便抵達而且還放狗散步了半小時。 那天我是剛過了預產期40週1。 然後便相約了猪爸在粉嶺附近的商場吃晚餐。 那時候除了感覺肌餓感交逼外,而且突然感覺下半身很不舒服,沒想到去上完洗手間之後衛生紙一擦,分泌物上居然帶有一點血絲,但情况並不嚴重。我連忙趕快吃晚餐,告訴猪爸吃過晚飯後早點回家,因為我有預感可能半夜就要到醫院去。其實是因為聽别人説到醫院前最好先洗澡洗頭,而且因為我是剛放狗散步,一身大汗,覺得自己很"臭",所以想立刻衝回家。 吃過晚飯後剛好九時正。 突然感覺很想去厠所。剛走進厠所如厠時,才脱下褲子,突然一陣咕嚕咕嚕的水從體內排出,媽呀!是羊水破了吧?! 那時我才意識到是"穿羊水",因為是控制不到的不斷流下來,我整條褲子都全濕透,我慌張地先用衛生巾墊著,但真的非常多,一整地都是水。 我立刻走出厠所告訴猪爸是破羊水了,然後通知了商場的保安人員,他們立刻致電了救護車。 我看看時間,那時是21:15分。 *我們選擇了"call白車"的原因是因為健康院產前講座曾講解過,如果破了羊水,應立即入院,因為怕受到細菌的感驗。 救護車大概八分鐘左右便抵達,因為我們的地點是在粉嶺,救護車只能先載我到就近的醫院檢查情况。 大約21:45抵達上水北區醫院。 真的,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救護車,第一次躺在擔架床上被推進院。 急症室的護土上前向我詢問:「為什麼你不直接坐的士到威爾斯呢?」 我說:因為我破羊水,怕受到細菌感染,才立刻致電救護車的。 然後我被推進檢查室,應該大概22:00吧, 因為等待永遠是最焦急的。 那時仍没有任何陣痛的出現,雖然是破了羊水,但心情還算輕鬆,因為我知道期侍已久的寶寶即將出生。 在檢查室躺了一回,有一位名牌掛著資深護士替我進行內診檢查,檢查的方式就是用手指放入陰道內檢查子宫頸,那個過程其實不算太痛,只是覺得很不舒服。 護士檢查完便告訴我:「開了一度。 待醫生再來簽名我們再由救護車把你送到威爾斯去。」 過了不久醫生走進來查詢了病歷情况後,我便再由救護車把我送出去。 在救護車上仍然尚算平静,但開始有一點子宫收縮的痛楚,還好,我仍然撐得住。 其實那時候我也不清楚幾點了,因為被送進了威爾斯的急症室時開始感覺到痛楚,就是叫陣痛了,痛一下,停一下的。 猪爸立刻辦理好入院手續後,然後有一位醫院護理員叔叔把我送上7/F的產前病房門前。 病房大門前的左邊有一間小房,護士請我先入去進行簡單的病歷查詢,然後告訴有幾種陣痛的舒緩方法,吸笑氣,止痛葯,un波波...就好像只有這幾種吧! 那時因為我已經感覺到痛楚,她説了什麼我也没聽進去,但最後的一句話她向我説:「你的肚子很大,不要喝水,一回你換好衣服後我請醫生替你做超聲波檢查,看看胎兒有多大。」 然後我便進入產前病房換衣服, 病房姐姐會給你一件紫色裙形長袍,背後綁繩的,一件粉紅色開鈕上衣,一條粉紅色長褲子的待產服。 那時候我看看病房的時鐘,23:30了。 猪爸看到我先要待在產前病房,那我叫他回家替我拿"走佬袋"到醫院。 換衣服的時候羊水及血絲持續在流。 換好衣服後,姐姐請我進行尿液檢查糖尿和蛋白尿,没問題,一齊正常。 後來我便躺在產前病房的病床上,不一會有一位醫生替我子宫頸檢查,他仍然説只開了一度!   猪爸從家趕到醫院拿走佬袋給我,那時我告訴他,應該還没有這麼快可以生,我就請他先回家休息吧。因為我們都住得離醫院比較近,才八分鐘的車程。 期後護士推了一部儀器過來,我的大肚子上綁上聽胎心音的儀器,聽著寶寶規律的心跳聲,然後她告訴我,「你痛一下便按一下。」 這時我的陣痛一直很不規律。 儀器除了連接了我肚子上的胎音貼片外,還連接了一個像冷氣機搖控器大小的按鈕。其實到現在我也不清楚這是怎麼樣的儀器,那時候因為開始感到陣痛,我也没有向護士查詢。 我也不知過了多久,測試完這部儀器後,我再躺了一回。但越躺越痛,我立刻按了床側的按鈴請護士來,告訴她我非常痛楚,非常難受。 那時是深夜的1:30。 她先替我檢查子宫頸,開了三度。然後請我計算痛楚的時間。其實那時候真的很痛楚,痛感越來越強烈,痛得整條腰也很痠, 已經覺得自己的忍痛度到極限了。 我告訴護士,大概三丶四分鐘我便痛一次, 其實也是大概心算出來的。這才真正進入規律陣痛的產程。 接著病房姐姐請我先收拾好行裝,再把我推進病房大門前左邊的房間,醫生給我進行超聲波檢查,她説我的肚子很大,但仍然可以試順產。 之後她説什麼我也忘記了,因為我真的痛楚萬分。陣痛也開始越來越頻繁,一痛起來,雙腳就不自覺的"夾緊"。 然後我選擇了止痛的舒緩方法——"聞笑氣"。 被推進了產前病房對面的一間大型病房, 我依稀記得在我躺著聞笑氣的病床上的對面也有兩位產婦。 吸笑氣,一定要從你感覺到宮縮開始的那一刻或者那一秒鐘就要開始吸笑氣,因為至少要過十多秒鐘笑氣才能在你的血液中達到,足夠減輕一些痛楚。如果你等到疼痛後才開始呼吸笑氣,就達不了止痛效果了。 吸笑氣止痛,吸完後會有一點暈眩的感覺以助止痛。 我真的大口大口地吸,因為那時我真的痛到死去活來。 在我吸笑氣期間聽到對面床的媽媽也大叫大哭,我想大家那時真的痛到失去了理智。 因為我也有在大叫大哭,已經痛得捲成蝦子狀 ,而且一直緊握床邊的扶手,希望借力可减輕一點疼痛。 我也不知道待了多久,但宮縮頻率越來越密集 , 只聽到護士説:「她開得很快,八度了,可以下去。」 過後護士對我説,我現在替你脱掉內褲後你便慢慢起來移過另一張床再送你到產房。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住院,我覺得當個病人真的是任人宰割,當然都到了這種地步了應該也不會在意面子這件事。 因為一入院就要脫下半身給醫生護士檢查,肚子以下全部光溜溜的見人。 送進了產房後,看看牆上的跳字大時鐘,4:30了。 之後的場景就是很光猛的手術燈和天花板,就跟電視電影裡的畫面差不多一樣。然後肚子綁上聽胎心音的儀器,聽著寶寶規律的心跳聲和"放尿"。   有三名助產士在旁不斷教導你怎樣用力去生產。 之後她在叫我把腳踩在病床末端的腳踏上,還有一個手把可以拉著用力....開始來練習用力推。 終於痛到護士所謂很想大便的感覺, 整個過程就像是像便秘去大便一般的用力,但我用力了幾回也生產不到。 因為我實在太痛了,加上很緊張,我完全學不了她們指導的生產方式。 跟著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感受到痛楚,口渴,滿頭大汗。 真的有種快不行了的感覺 ,我告訴護士,我没有力氣了,很累,很痛! 雖然開始有強烈的"便意",但因為體力也給我因為疼痛而消耗產生的過度發洩。 加上護士説,寶寶心跳開始亂了,她立刻致電給醫生通知他過來。 有兩名醫生,一男一女,很年輕的,應該才三十歲左右。 跟著我就被告知要剪會陰一刀,然後要用產鉗輔助。那時候我痛到失去知覺了,連忙説可以,可以,没問題!再給我簽署了一份同意書,那時候因為只想快快從地獄裡走出來,同意書是什麼內容我也没看清楚就簽名了,大概就是可能在遇到什麼情况不能追究院方吧!   to be continued.....(待續)   > 看媽咪的#生產經驗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