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冬の北海道(二)~小樽雪燈の路

在堺町通り吃夠了,買夠了,我們就轉戰下一站「小樽運河」。小樽運河作為小樽以至北海道最重要的景點,這條小小的運河全長 1140 米,而河邊一排排的倉庫就更是焦點所在...

DAY1(下)~『北海道』小樽 (小樽運河、小樽雪あかりの路)→富良野   小樽運河 在堺町通り吃夠了,買夠了,我們就轉戰下一站「小樽運河」。小樽運河作為小樽以至北海道最重要的景點,雖然我們已經來過多次,但不到此一遊,又總覺有點欠缺。這條小小的運河全長 1140 米,而河邊一排排的倉庫就更是焦點所在,可惜今天天氣太差,運河在風雪下顯得灰曚曚的,加上在刺骨的寒風「催促」下,跟本就沒有心情細看。   ▲到小樽必遊景點「小樽運河」 今天雖不算太冷,可是寒風凜凜,冰雪撲面而來,待不了十分鐘,阿斐先嚷著腳凍,之後就輪到媽咪耳痛,至於我的手,因為只顧著影相,自然也凍得麻木了。原本我們想在小樽運河等到天黑亮燈,可是在暴風雪下,河邊固之然待不下去,就算躲進旁邊的運河食堂取暖也好不了幾多,最後還是決定要去採購雪地三寶~「暖包、手襪、護耳套」。 離開小樽運河,我們沿著日銀通り前往商店街「サンモール一番街」,途中順道看看「小樽運河 Terminal」和「日本銀行旧小樽支店‧金融資料館」,可惜金融資料館剛好要關門,緣慳一面,未能入內參觀。   ▲路過「日本銀行旧小樽支店‧金融資料館」,可惜過了參觀時間   日銀通り是一條微微向上的斜路,可是行人路又積雪又結冰,穿著波鞋和水鞋的幾位去到某些較斜的路段幾乎「爬」不上去 (確實是要「爬」上去,因為單用腳已不足夠),十分狼狽,不過幸好大家能互相扶持,度過了一道又一道的「難關」。 千辛萬苦來到了「サンモール一番街」,可是原來只不過是一條「歐巴桑」式的商店街,雖然找到了服裝店,可是售賣的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貨式,令我們連看的意慾也沒有,最後只在便利店買了暖包給阿斐就離開。   小樽雪あかりの路‧手宮線會場 看看天色漸暗,我們去到了「手宮線跡地」,準備投入「小樽雪あかりの路」(小樽雪燈の路) 的盛會。由於今天是「小樽雪あかりの路」的最後一天,因此我們落機後馬不停蹄遠赴小樽,為的也就是看看這個「小樽雪あかりの路」。   ▲過隧道   黃昏時份,一盞盞的雪燈相繼亮起,照亮了手宮線跡地的兩旁,尤其是在這天氣將暗未暗的美妙時光,冰雪被染成了藍色,配合著柔和的雪燈,顯得十分夢幻。我們步入其中,被溫暖的雪燈環抱著,頓時覺得寒風也收斂了,人也精神起來,到處留影。   ▲黃色的雪燈照耀著藍色的雪地,感覺夢幻   ▲別緻的雪燈   雪燈其實有多種不同的造形,除了傳統的圓柱體和繪上了圖案的,也有些雕刻成貓頭鷹、青蛙等的,生鬼有趣,阿斐就最「like」。是日風大,雪燈不時會被大風吹熄,因此要勞煩工作人員不停遊走各處點燈,可是往往剛點亮了這個,那邊的又熄掉,彷彿在玩「扑傻瓜」般,走來走去,非常辛苦。   ▲貓頭鷹雪燈   ▲溫暖的家   ▲玩雪就最開心   會場除了一盞盞的雪燈外,也有不少免費的活動,例如有免費年糕和燒薯仔,也有專人負責「揸機」為遊人和大心心合照。此外,當然還有專為小朋而設的「低B」冰滑梯,看見年紀三、四歲大的小孩也玩得十分高興,想不到阿斐竟然「耍手擰頭」,因為害怕而不敢玩,就算爸爸出動利誘亦不為所動,真拿這位膽小的小朋友沒辦法!     ▲工作人員將雪燈借給阿斐拍照 我們由頭到尾遊遍了整個手宮線會場,也看遍了每一盞雪燈,可是風雪實在太大,有時甚至要倒後行來避開迎面的大雪,影響了遊玩的心情,有點可惜。   小樽雪あかりの路‧運河會場 漫步返回了小樽運河,這邊廂也同樣亮燈了,除了岸邊的雪燈,河中也飄起了百多盞的雪燈,為原本黑漆漆的運河添上了色彩,更覺奪目。不過,運河這邊堆滿了遊客,人來人往,令我也懶得出動背上的腳架,匆匆影過了便離開。   ▲小樽運河同樣是「小樽雪あかりの路」的會場   ▲雪燈照亮了小樽運河   ▲LOVE!     おたる政壽司本店 在小樽運河飽食西北風,最理想的當然是吃一頓壽司大餐,上次試過旭壽司,今次就試試老舖,創業於 1938 年的「おたる政壽司本店」。作為小樽最有名的壽司店,政壽司雖有幾層高,但亦高朋滿坐,我們雖於六點幾到達,可是已經要等位,還一等就等了一小時。   ▲小樽壽司老舖「おたる政壽司本店」   當我們入座時,早已飢腸轆轆,我和媽咪迅速點了兩個有齊海膽、大車海老、大トロ等的「匠‧たくみ」壽司套餐,以為阿斐會吃小童餐,怎料她竟要了一個 ¥4500 的海膽飯,這位小朋友真難養呢! 政壽司果然名不虛傳,「匠‧たくみ」幾乎每件壽司都十分美味,而大トロ、大車海老及烏貝就更為鮮甜味美。   ▲每一件壽司都十分出色的「匠‧たくみ」壽司套餐 (¥5400)   另外,我們又要了一隻大海螺刺身,當然又鮮又爽,可惜只得幾片,大呼「不夠喉」!   ▲又爽口又鮮甜的海螺   至於阿斐小姐的海膽飯,比起去年在利尻島吃的當然有段距離,但也水準上乘,不一會就被我們合作吃光。   ▲小姐真「識食」,竟然要吃海膽飯   ▲加入了海膽的炖蛋,不過炖蛋本身就不夠滑,要扣分   是日晚餐盛惠 ¥18000,雖然貴了點,但卻令我們滿足非常,始終看「小樽雪あかりの路」是幌子,吃美味壽司才是正題呢!   富良野 今晚我們將要入住富良野的 Prince Hotel,由小樽前往,預計要三個半小時才可到達。離開小樽,我們就踏上了高速公路,在沒有街燈的黑夜中飛馳。暴風雪沒有隨著我們離開小樽而減弱,而且還越吹越凶,陣風最高達 11 米,令我們的小車也自動飄移。 我們根據 GPS 的指示,在三笠 IC 離開了高速公路,可是越走越發覺勢色不對,果然又指我們抄小路,不過當發現時已回頭太難,只好「頂硬上」。如果在沒有積雪的路面,又或者在光天化日下,抄小路其實問題不大,但黑夜配合著積雪就實在有點教人擔心。在「7 仔」補給了物資,我們就開始步入山區。   ▲陪著我們雪上飄的戰車   深山中寥無人煙,連電話訊號也沒有,除了車頭燈照到的一小段路外,就幾乎漆黑一片,我也是從 GPS 的地圖才知道自己經過了湖泊和小河。在漆黑的山路上飛馳,我特別留意每個路牌例如急彎、減速和凍結注意等,首次發現這些平時完全不會留意的路牌原來可以發揮著關鍵性作用的。   ▲彷彿無窮無盡的山路   雖然一直小心奕奕控制著車速,可是每當遇著下坡的急彎都是挑戰,而我也少不免在冰面上打滑過了對面線,幸好對頭車也不易找到一輛,沒有發生意外,不過驚險程度就與今早坐飛機降落札幌不遑多樣。   Furano Prince Hotel   當我們駛出山路,來到富良野市區時,大家都不禁鬆了一口氣,暗自告訴自己下次如果遇著落雪,蹤使繞遠路也要盡量走高速公路和大路呢,有時也不能盡信 GPS! 好不容易平安來到了 Prince Hotel,發現這裡除了有點舊,設施也一般,房間不能上網,幸好有個大浴場和包早餐,¥40000 三晚的價錢又確實「抵住」。在大浴場浸了一浸,人也稍為回神,在半睡下完成了日記,馬上倒頭便睡,加入阿斐和媽咪的「交響樂團」。   >【看更多關門這一家的 #冬の北海道 旅遊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