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冬の北海道(三)~星野 Resort Tomamu 滑雪樂

雖然住在富良野滑雪場旁邊,不過我們今天卻選擇先前往兩小時車程外的「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 (星野 Resort‧Tomamu),有了昨晚「被」抄小路的經驗,今天為了盡量避開積雪的山路,寧願走遠一點..

DAY2(上)~『北海道』富良野→トマム (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 富良野 Prince Hotel 是日滑雪日,早餐先在富良野 Prince Hotel 解決,原本對自助早餐都沒有什麼期望,可是卻竟是意想不到的豐富,有日式又有西式,除了常見的炒蛋、腸仔、燒魚外,還有我最愛的筋子和魷魚漬,單單這兩款已夠送兩大碗白飯。 另一邊廂的阿斐亦發現到「寶藏」,狂吃富良野乳酪和狂飲富良野牛乳,還高呼比東橫 INN 的早餐更豐富呢 (這個當然了吧)!   国道 237 雖然住在富良野滑雪場旁邊,不過我們今天卻選擇先前往兩小時車程外的「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 (星野 Resort‧Tomamu),有了昨晚「被」抄小路的經驗,今天為了盡量避開積雪的山路,寧願走遠一點,沿「花人街道 237」去到占冠再走高速公路。雖然国道 237 路面同樣有積雪,雖然也是途經荒山野嶺,但起碼路面較闊較直,上下坡幅度較小,兼且在「日光白白」下趕路,自然安全得多,難怪兩位小姐一直睡到 トマム 才轉醒。   ▲舖滿了雪的公路其實比結冰的安全得多   「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 (星野 Resort‧Tomamu) 當我們從 トマム IC 離開高速公路,不一會就到達了「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其實我們原本也有想過入住「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的,不過要四萬幾円一晚,同樣價錢在富良野 Prince 就可住上三晚,馬上就打消了念頭,作為一日遊就算了。   ▲白雪紛飛的清晨   我們的目的地是「リゾートセンター」(Resort Center),到達後首先是租用品同買 lift ticket,今次三位清一色 snowboard 仔,經過特訓的阿斐自然期待可再作突破,而媽咪為免被阿斐迎頭趕上,自然亦要加把勁。至於 lift ticket 方面,我們買了包含 night ski 的一日票 (其實只是到 6 點的),可是出發時才發現 Resort Center 附近的吊車包括最高的「雲海ゴンドラ」因大風停駛,因此要轉戰另一邊近酒店的滑雪道。   ▲因為大風,今天開放的滑雪道不多   在旁邊的小斜坡試滑了一轉熱過身,我們就坐上吊車,準備上山挑戰,不過阿斐的「慣性害怕滑雪症」又發作,看見只不過是 beginner 級數的斜坡也又驚又喊,這條嫌太斜,那條又說不想去。由於我和媽咪早習慣了阿斐的無聊舉動,也懶得理她,反正滑幾滑就會回復正常。   ▲準備大展身手!   阿斐在香港集中練習 toe side,想不到來到滑雪場連 heel side 也忘記了,不單止龜速前進,還控制不了方向,只懂向左走不懂向右走。早上的滑雪場人不多,有時甚至整條滑雪道也不見一人,似足包場一樣,正好可以讓阿斐慢慢練習。   ▲似模似樣   ▲Showboard 媽   輾轉間,我們就來到了酒店「サ‧タワー」(The Tower) 的一邊,繼續挑戰附近的滑雪道,去到了一條聲稱是 beginner 級數的滑雪道。這條滑雪道雖然確實十分平坦,可是卻非常窄,一邊還要是超斜山坡,若果真正 beginner 來到,想必嚇到腳軟,說不定要抱著裝備行落山呢!回看阿斐小姐,竟然亦以超龜速前進,難為媽咪要跟在後面,結果慘被「K.O.」,弄得雙腿發軟,而我亦在山腰坐到 pat pat 也凍僵。結果,我們前後只滑了兩轉就花了個多小時,雖要去吃午餐補充一下熱量。   ▲「星野リゾート‧トマム」的其中兩棟酒店 The Tower,十分搶眼     北海道バル 天寒地凍下,自然不想吃生冷的海鮮丼和壽司,最好就是吃碗熱騰騰的拉麵,不過人同此心,唯一的拉麵店大排長龍,幸好這裡的選擇亦多,最終就找了間小餐廳「北海道バル」。我們三人點了三碗「丼」,豬、牛、雞各一,豬肉 shabu shabu 飯和燒雞肉飯都十分不俗,尤其在寒冷的天氣下就更覺美味和溫暖。   ▲北海道ブランド豚のタレししゃぶ丼 (¥1060)   ▲炭火やきとり丼 (¥980)   飯後,我們選了一條較短的滑雪道讓兩位小姐繼續練習,而阿斐終於「撻著」了 engine,動作變得自如起來,控制方向亦開始得心應手,進步神速。比起韓國的滑雪場,這裡最麻煩的是 snowboard 仔必須穿著一邊的 snowboard 坐吊車,可是阿斐卻未掌握「下車」的竅門,往往連我也被「攬炒」。   ▲聖誕節在東京御茶ノ水買的母女滑雪裝     幸好最後發現原來這條 beginner 吊車是可以通融用手拿著 snowboard 上車的,也讓我們不用每次均大出洋相。我和媽咪輪流陪著阿斐練習,可是這位小姐不單精力無窮,連廁所也不用上,一轉緊接一轉地滑,一直滑到黃昏,滑雪場亮起燈也不肯離去。   ▲黃昏時份,天色終於轉晴   ▲堅持滑到最後一刻的小阿斐小姐   除了開始時嚷著「不敢滑雪」,離開時嚷著「不想離開」也是阿斐的指定動作,我們也照例少理,五時半左右就拉大隊離開。 >【看更多關門這一家的 #冬の北海道 旅遊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