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赵争辉得意地笑了笑,往外吐出

赵争辉得意地笑了笑,往外吐出一个烟圈,对着坐在对面的李宗泽 说:“李秘书,天堃号上的‘阔太太协会’可都是你的功劳呀。” “赵哥,这我可不敢贪功,是大家的功劳,大家的功劳。”李宗泽边笑 着边讨好地看了看

赵争辉得意地笑了笑,往外吐出一个烟圈,对着坐在对面的李宗泽 说:“李秘书,天堃号上的‘阔太太协会’可都是你的功劳呀。” “赵哥,这我可不敢贪功,是大家的功劳,大家的功劳。”李宗泽边笑 着边讨好地看了看身旁的乔明宇和吴国英,继续说,“而且如果没有这么 好的项目的话,那些阔太太也不会轻易入会啊。” “李秘书,我看你不仅适合在官场上混,也适合在商场上混,而且一 定是游刃有余。”乔明字不无讽刺地瞟了李宗泽一眼,在他眼里,像李宗 泽这种人说白了就是条狗,不过是条成了精的狗。 八面玲珑、两面三刀那一套他玩得比谁都要娴熟。 “乔大哥,您太过奖了,我哪有那样的能耐啊。”李宗泽的眼珠子贼溜 就给那些阔太太两分的利息她们真的愿意吗?在东州,这方面的行情她们 PDG 溜地转了一圈又问,“赵哥,恕我直言,房地产这么高利润的项目,我们 “阔太太协会可是比谁都要在行。” 两分的利息在这个圈子里绝对是“跳楼价”,更何况做的是房地产开 发,这两天李宗泽一直想不通赵争辉到底用什么办法将手伸向了那些阔太 太的口袋。 而且五十万的人会费只不过是个起步价,一旦有利可图,阔太太们每 个人拿出五百万都不是什么问题,到时候“阔太太协会”就成了一家名副 其实的私人银行。“李秘书,眼光要放长远一点嘛,我们跟她们要的是长期合作,这次 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毕竟双方也有个信任的问题嘛,胃口再大,一口 也是吃不成胖子的,”赵争辉又点上掐灭的雪茄,慢悠悠地说,“再说了, 我们又没有直接向她们借真金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