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浸大調查確認海外傭工對香港家庭的正面影響

  由香港浸會大學(浸大)進行的一項研究,探討香港家庭聘用海外傭工的做法,其獨特之處是從本地僱主角度出發,了解他們作出聘用決定的因素、僱傭關係的穩定性,以及聘用外傭對僱主家庭的影響。 是項研究由浸大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張家樂博士領導進行,題為「家中的陌生人/傭工:在香港聘用家傭與家庭關係的綜合分析」。研究工作獲研究資助局「傑出青年學者計劃」資助。   研究團隊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期間,以面對面的問卷方式,向已婚夫婦進行了具代表性的住戶調查,並於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期間進行了25次深入的跟進訪問。參與調查的包括2,003對妻子年齡介乎18至55歲的已婚夫婦,25.7%的受訪者有聘用過外傭,當中有18.5%在調查時正聘用外傭。   外傭需求40年來大幅上升   群組分析顯示,香港已婚夫婦對外傭的需求,在過去40年來大幅上升。於1980年代結婚的受訪者,在婚後一年、五年及十年內開始聘用外傭的比例分別為1.3%、5%及8%;而在2010年代結婚的受訪者,有關數字分別大幅上升至5.4%、21%及30%。   調查數據亦顯示,已婚夫婦聘用外傭的做法變得更持久。於1980年代結婚又曾聘用外傭的受訪者,在一年、五年及十年內停止聘用的比率分別為9%、38%及68%;而在2010年代結婚的受訪者,有關數字則分別跌至4%、18%及32%。   聘用做法持久但不穩定   雖然聘用外傭的做法變得更持久,但並沒有變得更穩定。在所有曾聘用外傭的受訪者中,有三分之一曾經更換外傭;四分之一在開始聘用外傭的首四年內更換外傭。僱主對外傭的平均滿意度,在1至10分當中,只有6.16分。   對外傭滿意度較高的受訪者,以及在聘用外傭的家庭下長大的受訪者,他們與外傭的僱傭關係比較穩定。同時,如受訪者育有較多子女,又或聘用來自印尼的傭工的,他們與外傭的僱傭關係傾向較不穩定。經濟富裕、最年輕孩子的歲數、透過個人網絡招募,都是僱主更滿意外傭的相關因素。   聘用決定與妻子工作狀況相關   是項研究把影響已婚夫婦聘用及終止聘用外傭的因素歸類為需求、資源及意願因素。與決定聘用外傭呈現相關性的需求因素,包括妻子和丈夫從事全職工作、妻子出任專業或管理職位、妻子年齡、育有新生嬰兒,以及家庭中子女的數目。   屬於資源因素的家庭財富,以及夫婦有在聘用外傭的家庭長大的經驗、社交圈子聘用外傭的普及性,以及香港家庭聘用外傭的普及性等意願因素,都與聘用外傭的決定呈正面的相關性。   從調查結果可以觀察到妻子的職業狀況、育兒需要,以及受訪者對聘用外傭的個人經歷和看法,與決定開始聘用外傭息息相關。   更多時間用於育兒及管理外傭   研究亦探討聘用外傭的做法對家庭的影響,包括時間分配、家務評價及生育率。   研究團隊重點調查至少擁有一名子女,並有聘用外傭的在職已婚夫婦。分析顯示該群組內的在職父親及母親,比起相同背景但沒有聘用外傭的家庭,用於做飯、購買雜物、清潔、洗衣及洗碗等家務的時間,每星期平均分別減少3.6及6.5小時。研究亦發現這些聘用外傭的在職父親及母親,在比起相同背景但沒有聘用外傭的父母,用於育兒的時間每星期分別平均多2.9及3.4小時,而他們在聘用外傭後用於管理外傭的時間則分別為每星期1.7及3.7小時,包括分配工作、提供培訓和進行質素管理。   研究亦發現,聘用外傭的夫婦對家務評價較高。比起那些沒有聘用外傭的夫婦,他們對家務安排的滿意程度平均提高了5%,對配偶在家務的付出感到更高興亦平均提高了9%。   聘用外傭與較高生育率相關   調查數據亦顯示,聘用外傭的做法與已婚夫婦的生育率相關。研究審視了2000年後結婚的夫婦,發現育有一名子女並有聘用外傭的夫婦,在生育後六年內生育第二名子女的累積機率為43.3%,而沒有聘用外傭的夫婦的累積機率則為29.9%。然而,這種情況並沒有在已婚夫婦生育第三名子女時出現。   張家樂博士指出:「調查顯示隨著香港社會和經濟蓬勃發展,僱用外傭的做法在香港已十分普遍,並為香港家庭帶來很多正面影響。它為香港家庭考慮生育第二個孩子時提供彈性,並提高夫婦對家務以致日常家庭生活的滿意度,使他們能夠將更多時間集中在子女身上。」   張博士補充:「在香港,聘用外傭的做法並不局限於中上階層,但收入較低的家庭在聘用外傭時會面對更多困難,例如居住空間有限影響外傭的住宿安排。要提高聘用的穩定性,亦需要更多關於招聘及如何處理僱傭關係的資訊。這些議題都需要從政策層面解決,從而讓外傭能夠對香港家庭以至整個社會作出更好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