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聯合醫院生產記 2017.11.07(超長)

2017年11月7日凌晨1點幾,在睡夢中感到肚子有一下刺痛

2017年11月7日凌晨1點幾,在睡夢中感到肚子有一下刺痛 其實早於產前一個星期,已經不定時的宮縮,每晚11點後更有為時近一小時肚皮強烈滾動什至有衝擊我下體的感覺。。。但每次都只維持一小時左右而且並不規律 說回那下刺痛,由於幾乎沒試過在凌晨後感到疼痛所以直覺告訴我有點不尋常 於是我便下床利用預先裝好的陣痛紀錄程式去紀錄一下,當數字持續而有規律時我便肯定這次是真的產兆 陣痛由一點維持到五點多,愈來愈密我便叫醒睡夢中我老公,他第一時間竟然是大便。。。此時我已沒心情洗澡只是草草地換了衣服便出門,記得臨出門前已見有些少疑似羊水滲出,往的士站途中痛起上來根本不能走路,幸好很好快跳上的士於6點幾趕到聯合,在醫院樓下買了支水便直上產科病房,護士問了簡單資料使著我換病人袍,剪指甲和穿好產婦衛生巾(相信目的是分散注意力)但當時已愈來愈多羊水亦愈來愈痛,在那裡進行第一次探宮頸,是確定有產兆但一度還未開,於是便叫老公回家等而我便被直送上等候大房 7點幾等候大房內,我是最痛苦而且最大機會快要生的孕婦,其他都是若焦其事輕鬆走動,好記得有個姑娘可能以為我是詐痛吧竟然說”你要接受生仔係痛架”那一刻我很想用粗口回敬她但我實在要省氣力。。。接駁儀器誠實地顯示我陣痛來得很頻密,助產士用人手探宮頸發現我已開3度於是我可再被推回產房,同時我再次確定可call老公回聯合陪產,那時我已痛得抓實床欄,在廁所換衛生巾時根本寸步難行,腰也不能挺直。。。 送到產房,環境比想像中寬大光亮,我看著眼前的健身波心想有什麼可能有孕婦在這個階段還可玩健身波?我痛得根本是動也不能動! 有點強勢的胖胖助產士前後提供了音樂和笑氣,但這兩樣東西對我來說都很把鬼!我痛到音樂耳塞唔知跌左在背後害我要起身比佢執番,臭膠味笑氣非常難聞重點是一點效用也沒有! 老公在身旁說著無無謂謂的東西試圖分散我的注意力但那刻請他保持安靜把手給我抓住就好了!就這樣抵住劇痛直至12點多仍停留在開4度的邊緣,助產士討論著我的產程太慢了,正常我穿了羊水是一小時開一度的,接著是午餐時間助產士和老公都迫我吃,吃了才有力氣生,但我痛得連呼吸動都不能動,水也喝不到那來能吃東西?!我求他不要再迫我了老實說多吃一兩啖根本幫不了什麼 就這樣再捱到三點多依然停留在4度,助產士仍希望我能順產於是插尿喉進行放尿避免膀胱阻擋BB產出,又一個很痛苦的過程感覺像榨橙一樣,我痛得大叫她們把我的腳按實。。。放尿後個幾小時助產士進行探宮頸發現度數仍停滯不前而且說BB的頭反而轉往不利生產的位置並頭仔有點腫,那時是3點多吧她們告訴我再試1個小時如果進度一樣便要進行剖腹產。。。我問她們是全身還是半身麻醉,那刻雖然有點害怕但為了盡快終結可怕的陣痛我內心更想的是盡快進行剖腹產!在最後努力的個多小時,當陣痛來臨時我有嘗試忍痛用力把BB痾出來,但事實時陣痛的次數和痛感也沒有改變或增加,我心知道是沒有進展的,剖腹產的機會很大吧,大概4點多助產士再一次進行探宮頸,一如我所料是沒有進展的於是便告訴我進行剖腹產,幸好我吃不下東西因為手術前數小時是不能進食,否則便要再等了,助產士和麻醉師前後跟我說著一樣的手術風險,我迷糊地回答並簽了堆文件,她們告訴我手術室準備中,我只能在病床上無助而痛苦的等待,經歷十多小時的痛楚加上已確定不能進行順產,我再沒任何意志了一心只想快點進行剖腹產手術,等待期間每一秒都很痛苦漫長,肚子BB又有不尋常大幅度滾動,聽著儀器BB心跳聲,想起助產士說BB的頭開始腫,種種不安感我不禁按鈴叫姑娘說BB心跳得好快求她盡快幫我安排手術室 很不容易捱了個多小時,五點幾在一群學生見証下我終於被推離產房,出房後是老公和老爺在門外,老爺問我係咪好痛老公即時答佢話佢冇力理你架喇,短短幾分鐘的等lift過程我都受不了,呢喃著為何咁耐未有lift我捱不住喇真係好痛。。。。好不容易推到手術室, 又係慘痛地過床, 姑娘按住我要打針落腰, 當時我陣痛痛到掐實姑娘大脾, 佢同佢D同事講"佢掐到我好痛, 不過我都知你好痛o既", 冇幾耐佢就打左支針落我腰度, 果陣已痛到唔識驚, 只想盡快結束! 支針其實都好痛, 我本能地郁左一下, 於是個姑娘即時恐嚇我話千期唔好郁, 否則支針斷左在腰入面就麻煩, 連佢隔離個醫護人員都忍唔住話"咁你又誇張左D"...我覺得佢地D對話好好笑, 個過程我都好清醒, 聽到所以野, 知道身邊人做緊乜, 全身都好震同埋心跳得好快, 好似d人喪跑完300米之後果種心跳, 於是我同身邊個醫生講, 佢話個身震係正常但心跳的確快, 有d奇怪, 仲問我覺唔覺 (我心諗緊係覺啦), 於是佢教我閉氣, 控制呼吸, 希望有幫助 同時間, 阿女好快就拎左出黎被抱去隔離枱做一般清楚, 佢比我想像中乾淨, 唔係拍戲見果d白潺潺, 仲同我對望添, 我第一個感覺係"哇! 乜同我咁似樣o既!"到今時今日依然係同我餅印...好搞笑果種感覺好奇妙! 但我心跳仍然好快, 所以要被留在手術室外面, 醫生於是同我吊左支不明液體, 事後人地問番我係咪太緊張, 但我好清楚知道唔係心理影響生理, 而係不受控地狂跳到200, 我整理自己情緒同呼吸, 我同自己講, 我只見左個女一面, skin to skin都冇, 我一定唔可以死, 前後醫護人員幫我吊左兩支不知名o既東西, 跟住我o既心跳先落番100以下正常 (真係好好彩) 人地話生仔係半隻腳踏左入鬼門關, 我唔知當時o既我離鬼門關有幾遠/近, 不過我真係好感恩當時我冇死到, 依家可以感受個女帶比我o既一切, 聯合醫護人員都好好, 之後幫我做左好多檢查, 又照x光, check心電圖blablabla但最後都搵唔到原來, 只係話唔係心臟病, 日後做劇烈運動小心D 終於我完成左我人生第一個(亦可能係最後一個)o既生產記喇!唔知有冇人睇呢, 不過真係人生難忘, 特此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