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食品
貼紙書
親子餐廳
親子共讀
積木
產後瘦身
教養
拼圖
戒夜奶
追奶

佛系媽媽QE生產記(上篇):穿水繼續瞓

話說急躁媽有產前情低落的問題(詳見戰勝產前抑鬱:搵救兵!),後來經精神科姑娘及社工開解,以及中藥調理後,身心得以放鬆,成了「佛系媽媽」。只是「佛系」得太過,回想生產前幾天的日子,真是心驚。

話說急躁媽有產前情低落的問題(詳見戰勝產前抑鬱:搵救兵!),後來經精神科姑娘及社工開解,以及中藥調理後,身心得以放鬆,成了「佛系媽媽」。只是「佛系」得太過,回想生產前幾天的日子,真是心驚。 穿水繼續睡 急躁媽在產前得知有B鏈球菌,心情低落了半天後便「佛系了」:既來之則安之。於是繼續吃喝玩樂,行街睇戲食飯,與外子享受「最後的二人世界」。在哲哲貓生產前兩天,急躁媽開始感到下體痕癢,較平時多了液體流出,以為只是白帶之類的分泌物,洗澡時用女性潔膚液洗洗便算。到生產前一天早上,發覺有輕微見紅,立即詢問媽媽:「睇定D先啦!」於是,繼續按計劃去見社工,然後高高興興地去九龍城吃牛肉餅。夜半上洗手間,發覺下體的水似乎流多了,但不嚴重,在睡魔的召喚下:「睡醒再算啦!」 的士司機不懂路 哲哲貓出生當天風和日麗,被「佛系了」的急躁媽睡醒後詢問過媽媽,估計真的穿水了,由於沒有陣痛,不疾不徐地吃過早點,然後跟爸媽外子電召的士一同到醫院。(家雖位處市區,但樓下很少有的士)誰知,乘的士又是一個驚險的過程。 的士台只是扔下了一句:「五分鐘內到」便掛線了,沒有留下車牌號碼。在這摸稜兩可的等待下,媽媽比我更著急。這時,一輛的士如救星般出現,雖不知道是否電召的那一輛,但還是趕快上車。開車了不到十米,司機告訴我們:「我才當了幾天的士司機,不懂路,要靠GPS帶路。」我們四個人,齊齊滴汗,躊躇著應否下車,最後還是繼續乘這輛的士吧,反而不知那一輛電召的的士在哪。如是者,司機跟著GPS的指示,繞路、繞路、再繞路,比正常時間多用了10分鐘才到伊利沙伯醫院(司機也主動提出減收車資)後來媽媽說,她好擔心在這路程上我突然大量穿水,或出現陣痛,又不知何時才繞到醫院,可幸都一直平靜。 命大的哲哲貓 到了醫院後,姑娘問我穿水了多久,我只敢含糊其詞,但當我告知姑娘夜半時已發覺有較多水流出時,姑娘也無語,大概在想:「這個媽媽真貪睡!」幸好哲哲貓一切安好,B鏈球菌沒有影響他。所以急躁媽常說:「有些孩子能夠平安地成長,不是因為家長懂得照顧,只是因為孩子命大!」   佛系媽媽QE生產記(下):全程無止痛 生到斷片 平靚正電動泵奶器組合